经济指标,性质不一/胡逸山博士

Nanyang Thu, Sep 29, 2022 11:59pm - 2 months View Original


之前提到美联储(相等于其中央银行)的经济干预措施(升降利率、松紧银根等)主要来应对的,是美国的经济增减、失业多少、通胀高低这三项经济指标,而尤其着重后者。

而本地的国家银行要进行经济干预的时候,所要针对的,也大约是这三项在当代经济学里被认为可呈现经济表现健康与否的指标。

但正如在国际政治经济上常被挂在嘴边的,正所谓各国国情不同,所以本地的这些经济指标,当然也有各自的本地的特点,而国家银行在应对它们时,也要考虑到未必与美联储完全一致的因素等。

就以经济增长与否来说吧,美联储在其大约每月或每一个半月所召开的、决定升降利率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后一般都会发布美国最新的经济成长数字,以及对经济增长的展望,以为其最新的利率升降决定提供理据。

大马经济 KLCC

政策讯息混淆

而本地的国家银行其实也很专业,每次决定利率升降时,也有做类似的总结与展望。

但问题是,本地却也有些位高权重的政治人物,可能一时为了达到某些(也许只有彼等自己才知晓的)政治目的,会譬如宣称本地经济增长一片大好,但几天后可能为了达至另一些政治目的,却又宣称本地经济展望一片灰暗。

这一来就令到本地市场上所收到的是极为混淆的政策讯息,一时又好、一时又坏,难以适从,那么大家投资或扩充生意的意愿,也就暂时被压了下来,本地经济当然也就难以蓬勃地增长了。

再如前首相慕尤丁下台后,受委国家复苏理事会主席,顾名思义是得领导一批公私两界的翘楚们,为国家的整体(尤其是经济)复苏出谋献策,以成为更为贴近实际的政策。

但近日幕尤丁却公开放话,认为政府无能,也没根据该委员会的建议来决策。撇开政治层面的相互攻击,慕尤丁的“投诉”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大家,尤其是许多商家的期望,希望有关当局在制定政策时,能更为贴近地气、更能解决经济普遍不景的问题。

还有,本地的贫富悬殊其实颇为严重,即便整体的经济看来有点起色,但对于中小微企业以及打工一族来说,那经济增长的成果,他们也还是难以享用。

失业率难反映实况

所以,国家银行除了关注整体的经济增长外,也必须看看它的实际影响,否则如认为整体经济增长已然过热而企图通过加息来为经济降温,那么反而会增加已然一穷二白的中小微企业的经商成本,以及打工一族的还贷负担,那么民生也就更为苦不堪言了。

说到打工一族,本地的另一项经济指标股——失业率,也未必得以很准确地反映本地的就业实况。

因为本地一方面有许多外劳来从事在许多其他国度是本地人来干的工作,另一方面,本地人里也有越来越多是从事电子招车或送货服务等与彼等教育程度不成正比的行业,未能充分发挥他们的专业或才干,所以这失业率高低,也未必得以完善地来反映本地的就业问题。

而经济干预手法,也就相应地难以妥善解决这问题。

视频推荐:

The content is a snapshot from Publisher. Refer to the original content for accurate info. Contact us for any changes.






Comments

Login to comment.